歡迎來到:中國分布式能源網
注 冊
在線投稿|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留言反饋

國家能源局與寧夏回

為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的創新...

中財辦主任劉鶴浙江

近日,中財辦主任劉鶴一行到浙江調研宏觀...

南方電網 被忽略的“

和人們印象中龐大而實力雄厚的世界級巨頭...

中國電建承包的敦煌

6月23日,匯能敦煌市光電產業園區20兆瓦并...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顧問委員

  • 吳敬璉:政府沒有能力確定新能源技術路線
  • 2015-01-14 08:20:38  發布:  來源:騰訊汽車 [微博] 蔣東鐳
  • 摘要:1月13日,以“產業發展新生態”為主題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15)在北京召開。

    1月13日,以“產業發展新生態”為主題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15)在北京召開。作為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學術委員會主席,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經濟學家吳敬璉對我國新能源汽車推廣過程中存在的問題進行了總結與反思。在他看來,在推動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問題上,政府過去管得太多。“市場體系的四個特征是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其中競爭才是靈魂,現在(新能源)這個市場缺乏競爭。”吳敬璉認為。

     

    吳敬璉:政府沒有能力確定新能源技術路線

     

    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各類技術創新層出不窮,但產業化的情況很不理想。在吳敬璉看來,從計劃經濟的時候沿襲下來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政府從資源配置一直到科研的攻關的目標以及商品化、產業化都起主導作用。于是它就產生了很多問題,從09年開始發展戰略新興產業也存在這樣的問題。電動汽車、新能源汽車的發展它也發生了問題,實際上政府的作用是有限的。“問題不在于說是全電動好還是混合動力好,政府根本就不能去指定說哪一個好。政府怎么能夠知道哪一個好呢?政府并沒有這個能力,沒有這個能力確定哪一個產業,哪一種技術路線能夠取得成功,我在去年那個講話里說,除了上帝以外,沒有任何人有這個本事。”吳敬璉說。

    在吳敬璉的印象中,國家從2008、2009年就相繼出臺了很多發展電動汽車的政策,支持力度很大,但效果并不明顯。“2009年國務院的文件里說,到2012年就可以達到年產50萬輛,但2012年的實際產量只有2.7萬輛。”吳敬璉認為,正是政府在推進產業發展過程中的一些做法,抑制了企業的創造性和主動性。

    對于政府在支持產業發展過程中的教訓,吳敬璉將其總結為四個方面。第一,不要制定產業發展方向和技術路線;第二,不要搞“拉郎配”式的“產學研組織”;第三,不要包銷產品,避免“競爭后補貼”;第四,資金支持要采取市場化方式運作,不要人為設立地方壁壘。

    “不是說政府什么事都不做,政府要做好幾個事。”具體而言,吳敬璉認為,一是提供一個好的生活環境、創新環境、經營環境,最重要的就是一個提供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二是建立良好的教育系統和基礎性的科研系統,基礎性研究的系統。三是利用PPP的方式,即政府和民間伙伴關系的方式來提供開發共用技術。四是由政府可以牽頭組織產業聯盟來開發新技術。五是在產業發展初期通過補貼的方式使其快速達到最低的經濟規模,但應補“需方”而非“供方”。六是在現有發展趨勢上進行“引導性”、而非“指令性”的規劃。

    以下為現場演講實錄:

    吳敬璉:謝謝陳清泰理事長,今天,我演講的題目是“新常態與國家創新體系”,主要包括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我將講一下當前國家創新的總形式;第二部分我將講如何對應這種新形勢,F在,我們很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建立和完善我們國家的創新體系。

    去年以來,面對中國現在的經濟態勢,中國黨政領導給它做了一個界定——中國已進入經濟發展的新常態。

    有很多文章都在闡述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常態,我把新常態的內容和特征歸結為兩點:第一,中國經濟正在從高速增長降溫,進入一個下行通道,從高速增長的狀態轉向中高速增長,這個趨勢今后可能還會繼續,可能還會進一步發展到中速增長;第二,中國經濟的發展正在從規模速度型的粗放增長轉向質量效應型的集約增長。

    如果仔細觀看這兩個特征,我國在進入這兩種特征的進度是有很大差別的。第一個特征已經實現了,特別是從去年開始,GDP增長速度的下行的趨勢已經是一個現實,絕大多數人對這一點也有共識。當然可能也有少數人認為中國的潛在GDP增長率是8%,甚至更高,之所以沒有達到8%的增速是因為主觀努力不夠或者宏觀經濟政策沒有結合,不過持有這樣看法的經濟學家和企業家是很少的。因為GDP的增速放緩是一個現實狀態,不管人的愿望如何,它都是不可逆轉的。

    但是第二點,中國經濟的發展從規模速度型的粗放發展轉向質量效益型的集約發展,這是我們一種期望的目標,還沒有實現。如果我們只現了第一點,而沒有實現第二點,那么我們至少存在兩個問題。

    首先,經濟增長的動力如果發生了衰減,如果不能用效率的提高去做補充的話,那么原來由于數量擴張所掩蓋的各種經濟、社會矛盾都會暴露出來,會造成很大的社會問題。其次,如果原有的驅動經濟發展動力出現衰減而效率沒有提高,經濟下行的趨勢就會不斷加劇,會出現所謂的失速現象。

    因此,在承認經濟下行是一個客觀因素的同時,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實現第二個特征。只有同時具備這兩個特點,才會出現我們所希望見到的新常態。如果只有第一個特征,而沒有第二個特征,是成不了一個常態的,是不穩定的。而且如果真出現了像09年太平洋資產管理公司某位領導人提出世界經濟的新常態,如果他那個說的是實現 的話,那對于我們來說是一個很不好的結果了,還好,他們所說的世界經濟要經過一個長期的簫條,沒有實現,我們現在說這個新常態顯然不是當時09年,那兩位先生說的新常態,F在我們要努力的實現我們經濟發展方式的轉型,就是要促進轉型,要優化結構,總體來說就是要轉變經濟發展的方式。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克服三期疊加所造成的各種矛盾。三期疊加是2013年到2014年時,中國黨政領導對我們的態勢的一個判斷。所謂三期疊加,第一個期所謂增長速度換擋期,速度下降。第二期,叫做結構調整鎮痛期,所謂結構調整跟發展方式轉型是同一個意義,就是結構要優化,我們原來結構存在很大的問題。結構的優化不是很容易做到的,它要經歷很多痛苦,是一個鎮痛期;第三期就叫做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就是說前一段時候我們常常以為增速下降,是可以用宏觀經濟政策、刺激政策把它拉起來的,從09年開始的十萬億投資、十萬億貸款這樣一些刺激政策造成了很多后遺癥,我們現在要深入消化。我們能夠解決這些問題,緩解它根本上說就是要依靠效率的提高,依靠發展方式的轉型。

    所以實現 經濟發展方式的轉型就成為我們一個符合我們愿望的一個新常態的關鍵,我們要努力做到這一點。

    問題是實現經濟增長方式轉型或者叫經濟發展創新轉型,不是一個新問題,是1995年制定第九個五年計劃的時候提出的問題,但是一直沒有能夠實現。

    這里的關鍵問題,就是我們能不能建立起一個比較好的體制。用2003的十六屆三中全會決議,能不能消除經濟發展的體制性障礙,就我們今天所討論的問題來說,消除體制性障礙,建立一個好的體制,我認為核心的問題就是要建立和優化、改善我們國家的創新體系。

    改革開放以來,應該說我們的創新活動是越來越活躍,特別是近年來,這個技術發明像雨后春筍一般,特別是跟網絡相關的,跟移動互聯網相關的各產業,這些80后甚至90后,他們對于未來充滿著希望,技術創新確實是活躍起來了,但是你回頭來看,這些創造發明的產業化狀態就很不理想。問題的癥結,我認為剛才我講到的幾個問題是一樣的。就是我們這一套對于創新的體制和政策系統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還是沿襲著過去從蘇聯學來的一套,它的一個基本特點就是政府主導,政府來決定科學研究闖關,然后有了技術發明以后政府來指定產品的方向、技術路線,再由政府來組織人力、物力資源進行轉化。這么一套辦法就抑制了創新和創業的積極性、創造性。那么,我們就需要對這一套創新體系加以改造,要擺脫從蘇聯學來的這一套,像我剛大學畢業,55年、56年趕超世界科技先進水平那一套辦法我們到現在實際上沒有能夠從根本上否定或者全面否定。

    用什么新的辦法來建立新體系,我覺得十八屆三中全會有兩句話說到了這個問題,一句話就是說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另外一句話就是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這是兩個基本的原則,用這兩個基本原則來指導我們建立和完善國家創新體系。

    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這里頭關鍵是什么?關鍵要建立能夠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基礎性作用的體制基礎,這個體制基礎是什么?三中全會,我看這句話說得非常簡練是打中了要害,而且是切中我們的實際,要建立起一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由它來配置資源,這樣市場就能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剛才萬部長講話也提到了,我覺得有一點他好像忽略了,三中全會決議講市場體系四個特征,統一、開放、競爭、有序。萬部長剛才在講話里缺了一個競爭,其實競爭是它的靈魂。我們現在這個市場缺乏競爭。

    我就不詳細去講了,在我們這個領域里,不管從技術的創新一直到它的產品化、產業化再到市場銷售、售后服務,都需要貫徹一件事情,就是把違背了這個原則的東西去掉。

    而另外一個方面,三中全會決議,要更好的發揮政府的作用,F在有一些論者就這一點做了解釋,認為市場起決定性作用,也要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所以政府的作用要強化。其實我覺得這里有一個誤解,市場管市場的事,政府是管政府的事,這兩者管的事情是不一樣的。

    我們從過去計劃經濟的時候沿襲下來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政府從資源配置一直到科研的攻關的目標以及商品化、產業化都起主導作用。于是它就產生了很多問題,從09年開始發展戰略新興產業也存在這樣的問題。電動汽車、新能源汽車的發展它也發生了問題,實際上政府的作用是有限的。

    去年在一次電動車論壇上,就我們電動車發展過程中發生的問題有一個講話。我提出,一定要堅持一個原則:技術創新的主體一定是企業。因為原始性創新在經濟上取得成功是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的,只能發動千軍萬馬的企業去闖、去試驗才行,雖然企業實驗成功的概率很低,但是只要參與這個競爭的個體數量足夠多,它就一定能夠有一部分取得成功。

    政府并沒有這個能力,沒有這個能力確定哪一個產業,哪一種技術路線能夠取得成功,我在去年那個講話里說,除了上帝以外,沒有任何人有這個本事。

    最近我看到一個報道,我不知道這個事件是正確的還是不正確的,說電動汽車的發展科技部有失誤,科技部確定了發展全電動的方向,我們知道中央兩個部,有不同意見,有的部委認為混合動力是最好的,有的部委認為全電動最好。而且我看網上看到一個報告,說科技部定的全電動不是最好的,我認為這個問題不在于說是全電動好還是混合動力好,政府根本就不能去指定說哪一個好。政府怎么能夠知道哪一個好呢?但是我們還是比較習慣這種做法。

    政府只能順勢而為,因勢利導,它最終主要是建設一個好的環境,最重要的當然還有其它部門更好的發揮政府的作用。三中全會決議我覺得是講得很清楚,所謂更好就是不要政府什么事都管,政府提供公共資源,我們現在實際上花了很多錢,但是效果不是那么好,比如說我們從大概2008年、2009年開始發展電動汽車就制定了很多政策,支持的力度很大,但是它的效果不能說很好。那么大的力度在2009年國務院文件里說,到2012年可以達到年產50萬輛,結果到了2012年,產能2.7萬輛。你如果回頭來看,它存在許多按照舊模式來支持產業發展出現的問題,造成了一些浪費,甚至抑制了很多企業,主要是一些小企業的創造性和主動性。

    第一個問題,政府往往制定產業發展方向和技術路線;第二個問題,我們有很多產學研組織,用一個組織的方式來搞產學研的合作,在50年代開始就是這樣做的,實際上產學研組織各自有自己的追求,你必須用自己的體制和他們各自的追求形成合力,這需要有很多的考慮。另外就是資金支持,今年有改進,我們對于購買電動汽車補貼轉向消費者,廠商和消費者中間隔了一個市場,就有一個競爭關系,但是我看最近財政部的同志也說了,有些地方采取一些變相的方法,設立地方壁壘,不許外地的車進入。因此需要采取全面措施,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雖然我們在財政部的補貼上從補供方逐步轉向補需方,但是市場是有壁壘的,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所以它需要全面的改革。

    但是資金支持就是要采取市場化的方式來做,最近關于半導體芯片、扶持政策,我們現在力主采取市場化運作的方式,用信用擔保、資金支持,對有希望的企業進行扶持,而每一個企業要承擔全部的經濟責任。

    總體來說,不是說政府什么事都不做,政府它要做的事。首先它就是要提供一個好的生活環境、創新環境、經營環境,剛才也說了,最重要的就是一個提供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

    第二,建立良好的教育系統和基礎性的科研系統,基礎性研究的系統。因為基礎教育系統和科研系統,它的產品具有很大的外部性,這個應該由社會來負責,我們現在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創新體系里面往往把科學和技術跟一塊,其實這兩者的性質是很不同的,對于科學的這個獎勵,它應該是由社會來承擔,包括政府。而對于技術獎勵,它應該主要的是由市場來。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共用技術,共用技術的開發,用所謂政府和民間伙伴關系,就PPP的方式來提供開發共用技術。還有就是由政府可以牽頭組織產業聯盟來開發新技術。比如說我們三代通信中間GAM技術,四代通信也用了論壇的方法,由企業聯盟進行開發,共享成果。政府需要提供補貼,有兩種情況是需要政府提供補貼,一個彌補正外部性,一直負外部性。另外,一個產業剛發展起來的時候,使它快速達到最低的經濟規模,這個政府是可以做的,但是應該是主要是用需方的辦法,而不要去補供方,尤其不能夠競爭后,對生產者對供給者進行補貼。

    最后,政府應該做規劃,但是這種規劃是在現有發展趨勢上,而且最好是作為一個提供全局的長遠的信息的規劃是引導性的,而不是指引性。我想這些年發展新興產業、支持技術創新所取得的經驗和教訓,逐步把我們國家創新體系的整套的制度安排和政策系統把它建立起來,我想也是百人會所應該為社會、為政府提供的一個重要方面。謝謝大家!

相關閱讀

雜志介紹|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關于網站| 網站廣告| 企業導航| 亞太能源| 雜志訂閱| 公司招聘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豐臺科學城總部基地88號 TEL:010-57895007 E-mail:[email protected]
支持機構:亞太未來能源科技發展聯盟 《光伏電力》?瘓 光伏電力手機報 亞太未來能源研究院
京ICP備12022977號 Copyright 2005-2014 版權所有 中國分布式能源網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