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分布式能源網
注 冊
在線投稿|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留言反饋

2016年第一季度光伏

2016年第一季度,全國新增光伏發電裝機容...

陳葛松: 未來全球能

22日,新華網主辦了2015第五屆能源高層對...

【前景分析】分布式

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是指在用戶所在場地或...

新電改需大力推進光

本次電改方案的重要目標之一是推動能源轉...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企業名流

  • 光伏“搶食者”千億豪賭
  • 2016-06-05 22:13:07  發布:中國分布式能源網  來源:中國企業家
  • 摘要:一家成立不到兩年的公司,計劃以千億資金為杠桿,打破國內光伏行業的格局,但仍躲不開現實之困。

       自從加入中民新能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中民新能”)以來,韓慶浩一直很低調。兩年前,他從央企中廣核旗下子公司中廣核太陽能總經理的職位離開,走入了位于北京市西北四環外玉泉山腳下的辦公室。

     
      這是一處幽靜的院落。高級客房、高檔餐廳、高爾夫球場等設施一應俱全。其中高級會所被中民投(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中民新能母公司)修飾一新,成為它向中國光伏領域發起進攻的橋頭堡。
     
    356FB2E9CBDAD35887EEEF56DA5C120F.jpg
     
      過去一年多,源于這里的號令震動了整個行業。從成立的那一天起,它便以雄厚的資金實力扮演著行業“變局者”的角色。那些傳統的、專業的從業者很快發現,這家公司正以迅捷的速度搶奪它們的市場份額。
     
      韓慶浩是這座橋頭堡的指揮官。他曾在中廣核工作了長達28年之久,轉戰中民新能后,韓慶浩對外依然低調和謹慎,他高舉高打的作戰風格,令對手措手不及。
     
      但中民新能并非沒有弱點。和同行一樣,它也遭受路條、限電、補貼不及時的苦楚。對韓慶浩來說,他依然要去完成未來五年將投資1000億元,爭取在“十三五”期間實現光伏裝機容量12GW的目標。
     
      這不是一個容易完成的任務。
     
      5月17日,韓慶浩接受了《中國企業家》記者的獨家專訪,從央企老兵到民企新兵,韓慶浩面臨的是另一套游戲規則。
     
      「 出走體制 」
     
      一個頗具意味的現象是,近幾年來,央企陣營中的一批高管先后選擇離職,告別曾經熟悉的體制框架。
     
      但對于從中廣核跳到中民新能,韓慶浩并不太愿意過多談及。他給了一個十分官方的答復:“沖著董老板(董文標)的個人感召而來”。但在2014年6月份之前,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離開中廣核。
     
      韓慶浩出生于江西省九江市,1986年畢業于重慶大學熱能動力專業。大學畢業后進入中廣核工作。按照他自己的說法,28年來,他在中廣核的大部分部門都待過,從核電部門到工程、生產、研發等。
     
      與太陽能光伏行業結緣是在2009年。當年全國第一個光伏特許權招標示范項目——敦煌光伏電站項目招標,中廣核亦參與其中。
     
      “中廣核在新能源領域的布局一直是走專業化的道路,之前有了風電公司,現在想做光伏,于是便要成立一個專業化的平臺。”韓慶浩說。
     
      敦煌光伏項目在中國的光伏行業里具有標桿意義,中國大型地面光伏電站從它開始進入爆發式發展階段。針對該項目本身的爭奪也十分激烈,國內主要的光伏民企和多家國有電力公司均參與其中。
     
      最終,由江蘇百世德太陽能科技公司、中廣核能源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和比利時Enfinity公司三家組成的聯合體以1.09元/千瓦時的價格競標成功。
     
      2010年8月底,該項目全部建完,歷時一年。在敦煌項目后,中廣核太陽能在大型地面電站領域內披荊斬棘,屢有斬獲。截至2015年底,該公司累計在運裝機容量達127萬千瓦。其中,2015年新增裝機容量70萬千瓦,超過前5年裝機容量的總和。
     
      作為中廣核太陽能的總經理,韓慶浩開始吸引越來越多人的關注,這其中便包括中民投董事長董文標。這位資本界的大鱷曾任中國民生銀行董事長,他在2014年8月份聯合史玉柱、盧志強、孫蔭環等民企大腕成立中民投,意欲將其打造成“金融+產業”的整合平臺。
     
      在董文標的規劃里,“產業”端包括了鋼鐵、光伏、船舶三個行業。在對這三個行業進行了深入分析之后,中民投決定將整合的第一槍打向光伏,向光伏產業的下游地面電站開槍。
     
      中民投的理由是,相對于鋼鐵、船舶行業,光伏行業更加市場化,國有資本參與的更少。而其計劃率先涉足的地面電站業務屬于資金密集型產業,且規模越大越能體現規模效益,這與中民投雄厚的資本金優勢相契合。
     
      中國光伏行業持續的增長也是吸引中民新能進入的原因。
     
      事實上,在中民投正式揭牌之前,韓慶浩就曾與董文標在北京友誼賓館有過第一次深談。但對于那次談話,韓慶浩不愿透露更多詳細信息,他輕描淡寫地說,這一次談話讓他做出了離開中廣核的決定。
     
      一個月后的8月28日,也就是中民投掛牌7天后,在寧夏政府與中民投戰略合作協議簽署儀式上,韓慶浩首次出現在中民投的高管團隊中。坊間一度沸沸揚揚的傳言最終一錘定音,他在現場依舊是一副寡言少語的模樣。而在不少熟悉他的人眼里,離開中廣核加入一家剛成立的民營公司無疑是一次冒險。
     
      韓慶浩沒有過多的解釋。2014年10月29日,中民新能正式成立,他成為了這家光伏“新貴”的總裁。
     
      「 兇猛“搶食者”」
     
      韓慶浩戴著眼鏡,個子不高,聲量不大,一副典型“技術型”高管的模樣。
     
      看得出來,曾經二十余年央企的職業經歷已在其性格中打上了明顯的烙印,他回答問題時總是顯得理性而又謹慎。
     
      唯獨在談起華為時,他不再淡定。一個半小時的采訪中,韓慶浩多次用“恐怖”來形容華為的營銷。
     
      “他們會像群狼一樣撲過來,緊盯著自己的獵物不放。”韓慶浩突然放大音量,以示強調。
     
      韓慶浩對華為的印象并非來自外界,而是其切身感受。
     
      逆變器是光伏地面電站的核心部件之一,是像中民新能這樣的光伏企業必須采購的設備。在這個江湖中,華為作為后入者僅用了一兩年時間便成功逆襲,成為這個領域內最大的供應商之一。
     
      一位熟悉逆變器行業的業內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記者稱,華為在營銷上采取的是“集中轟炸”的策略,他們的員工在開拓新客戶時,往往十幾個人一起上。“他們恨不得就住在你那里,然后天天跟你講。”上述人士說,“當然,前提是華為的逆變器質量的確也很好。”
     
      在逆變器行業,華為的打法堪稱兇猛。事實上,韓慶浩掌舵的中民新能同樣在光伏電站行業扮演著類似的角色。
     
      一位光伏企業高管曾這樣評價中民投的進入,“它就像一個暴發戶,手里突然有了好多錢,斥重金進入這個行業。”
     
      盡管參與者眾多,但該領域內“小散亂”現象普遍。韓慶浩說,光伏電站開發企業過度分散,90%以上都是體量不大的民營企業,沒有形成規模經濟。
     
      此外,另一個顯著問題是光伏電站項目普遍負債成本高,企業經營主要依靠銀行貸款,20%以上企業的年融資成本在9%-12%,有的甚至15%以上。
     
      “中民投注冊資金為500億,依托它的品牌影響力,在融資上我們幾乎沒有遇到困難,融資成本基本上可以跟國企來媲美。”韓慶浩說。
     
      在韓慶浩看來,光伏電站領域“小、散、亂”正是中民新能的機會。為此,中民新能提出了“規模化的運作,批量化的生產,專業化的管理”來運營光伏電站。
     
      事實上,自成立以來,中民新能80億元的注冊資金便牽動了業界的神經,“不缺錢”成為它與同行們競爭及與地方政府談判的最大籌碼。
     
      在投資策略及比重上,中民新能執行的是“3-4-3”戰略,即30%資金用于投資光伏地面站建設運營,40%資金用于投資光伏分布式建設運營,30%資金用于光伏技術的開發。
     
      中民新能布局的第一個地方選在了寧夏。
     
      根據國家氣象局風能太陽能評估中心劃分標準,我國太陽能資源地區分為四類,寧夏是一類地區,屬于全國光照條件最好的省份之一。
     
      在中民投之前,包括五大、六小發電集團以及多家民營企業早已在寧夏布局光伏發電領域項目,這些企業的實力不容小覷。
     
      中民投最終成功在五大發電集團的圍剿中突圍。
     
      韓慶浩稱,中民新能之所以能夠獲得寧夏政府的認可,除了以規模取勝,另外一個原因是該公司“光伏+扶貧”的運作模式。中民新能通過規模化的運作,將盈利或者成本節約下來的一部分反哺給當地,用于扶貧。
     
      “二三十兆瓦的項目規模不大,即便能盈利也是微利,這能拿出多少錢來扶貧?而一個吉瓦級的項目,議價能力也提高了,省下來的錢不就可以用來扶貧嗎?這就是‘光伏+扶貧’的基本邏輯。”韓慶浩解釋說。
     
      本刊記者還了解到,中民新能上述模式得到了更多地方政府的青睞。在寧夏之后,該公司還在河南、河北等地方拓展業務。
     
      除了大型地面電站,中民新能也將觸角伸向了更加“小散亂”的分布式領域。韓慶浩透露,目前分布式項目已經開發了400兆瓦。
     
      一位長期專注于國內分布式光伏領域的業內人士稱,盡管大家都認為分布式是未來的趨勢,但受限于成本等因素,這個行業內并不像大型地面電站那樣競爭得如此激烈。
     
      “像我們這樣的小公司還能跟著玩。如果中民投真的決定大規模殺入這個領域,又將改變這個行業的打法,提高進入門檻。”上述人士稱。
     
      事實上,中民新能的策略正是通過大型地面站與分布式電站并舉、自建與并購并舉的兩條腿前進。其計劃是,力爭在五年內投資約1000億元,“十三五”期間實現新增裝機12GW,將占到全國新增裝機總量的11.23%;平均每年新增2GW左右裝機約占到全國新增裝機容量的10%以上。
     
      「 現實阻力 」
     
      但中民新能在光伏電站領域內的布局并非一帆風順,它同樣遇到了路條(指標)、限電、補貼的現實問題。
     
      韓慶浩坦言,現在在寧夏的指標規模跟當初的設想有點差距。按照當初的規劃,寧夏鹽池項目一期規劃是2GW,將建成全球最大的光伏電站。
     
      “后來是由于涉及到指標問題,所以現在的目標是先完成1GW再說,并且已按照這個目標開工。”韓慶浩說。
     
      2015年的最后一天,寧夏下發了光伏備案指標共1.4GW。其中,寧夏寶豐集團有限公司350MW、中民新能350MW、濟寧如意投資集團有限公司300MW、中國自動化集團有限公司200MW、中利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0MW。
     
      【獨家】光伏“搶食者”千億豪賭
     
      韓慶浩透露,目前中民新能在寧夏的350兆瓦早已建完,預計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能夠實現并網。
     
      有熟悉寧夏當地情況的人士稱,在此次獲得寧夏備案指標的企業中,僅有中民新能是專業化做光伏的公司,其他三家均非光伏企業,它們在拿到指標之后便很快將其轉讓給其他公司。
     
      困擾韓慶浩的另一個棘手問題是行業內棄電現象嚴重,“這是行業的一個普遍現象,原因是當地消納不了這么多電,多余的電就會被迫放棄。”
     
      能源局于2015年中首次公布了光伏發展半年情況,顯示西北甘肅和新疆棄光嚴重,領跑全國。其中,甘肅全年平均利用小時數為1061小時,棄光率達31%,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全年平均利用小時數為1042小時,棄光率達26%。本刊記者了解到,除了新疆、甘肅外,寧夏地區的棄電現象亦很普遍,達到20%左右。
     
      【獨家】光伏“搶食者”千億豪賭
     
      西北地區棄電痼疾難除,中民新能不得不放緩了在光伏地面電站的步伐。
     
      “在‘3-4-3’戰略中,起步時肯定是要多做一點地面電站,把規模做上去,以后由于受棄電限電的影響,會收縮一下。”韓慶浩說。
     
      作為中國第一個特許權招標項目,中廣核敦煌光伏項目在甘肅遭遇了嚴重的限電。2013年5月以來,根據國網甘肅省電力公司要求,敦煌特許權項目發電總額始終被限制在25%-50%之間。
     
      嚴重限電導致該項目運營出現虧損。為解決敦煌特許權限電問題,中廣核太陽能一直在積極協調有關部門,并最終促成國家能源局發文解決敦煌特許權限電問題。
     
      最終在去年5月8日,中廣核太陽能敦煌電站項目結束限電,電力輸出由3.1MW恢復至10MW運行。
     
      除了指標和棄電外,補貼不到位也是光伏行業整體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有消息稱,國家去年一共發放了5批可再生能源補貼,最后一批在2014年8月份發放,補貼的項目是2013年8月底前并網的項目。
     
      “補貼兩年后發放是常態,最長有拖欠三年的。2015年上半年,僅光伏補貼就已拖欠了200億元。”一位光伏企業高管透露稱。
     
      該高管還向《中國企業家》記者透露,目前行業的統一情況是,2013年8月以后的項目補貼基本上都還沒有拿到。國家最先解決的會是2013年8月-2015年4月期間并網的項目。
     
      韓慶浩表示,這意味著2015年4月份之后的項目或許會因禍得福,“因為之前補貼不到位的問題很嚴重了,現在這個問題會加快處理,不會像上次那樣拖那么久。”中民新能寧夏同心項目和鹽池項目均是在2015年4月之后建成,并實現并網。
     
      按照韓慶浩的說法,根據中民新能內部壓力測試的結果,在電價補貼延遲一年半到賬的情況下,中民新能的現金流不會受影響。加上分布式光伏的布局,以及規模化帶來的高議價能力等優勢,基本可以規避電價補貼風險。
     
      “指標(路條)不夠,可以放緩腳步。但棄電限電和補貼不到位則是事關企業生死存亡的。這才是光伏電站目前最嚴重的問題。”韓慶浩說。
     
      事實上,在落戶寧夏時,不少光伏企業均已考慮到了輸出的問題。
     
      該項目緊鄰我國重要的能源化工基地——寧夏寧東。神華集團旗下重要煤化工子公司神華寧夏煤業集團正位于此。
     
      而作為西電東送的起點,目前兩條特高壓線路均以寧夏為起點。這兩條線路分別是±660千伏外送山東;±800千伏外送浙江紹興。
     
      《中國企業家》記者還了解到,寧東-紹興±800千伏的電力外送通道距離鹽池項目所在的高沙窩鎮只有55公里,該項目正在修建,預計2017年底投運。而從高沙窩鎮往北10多公里,則有另一條內蒙古上海廟的±800千伏外送通道也將馬上開工建設。
     
      在電站指標有限的背景下,這對于中民新能來說不是好事,韓慶浩心知肚明。
     
     
    關于中國分布式能源網(www.usaqgl.live)
    中國分布式能源網是由亞太未來能源研究院和亞太能源智庫機構聯合推出的分布式能源領域第一權威垂直門戶網站,分布式能源網(區域能源、分布式光伏、光伏電站、新能源分布式等),是分布式能源行業業內信息資訊和行業專家觀點、高層聲音、技術文章、政策發布的主要平臺。圍繞分布式能源產業的各方面提供數據資訊、互動學習、公關支持;針對分布式能源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進行行業追蹤、市場調研、行情分析的垂直型服務臺。 重點頻道:每日新聞(企業新聞、行業新聞、媒體報道)、能源財經(人物報道、專家觀點、能源與金融、專題)、能源需求(供求、人才招聘、項目案例)、能源聯盟(VIP企業、線下活動)、能源科普和公益(雜志、手機報、圖書)。
    《中國光伏》雜志是中國光伏行業權威產業鏈專業期刊,《中國光伏》以規范行業市場行為、網聚行業人脈、透析業界品質、承載企業期待為宗旨,以客觀的立場、嚴謹的態度、專業的角度報道光伏行業的最新動態,分析光伏市場的走向趨勢。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亞太能源微信公眾號:每日發布綠色可再生清潔能源領域重大新聞、科技產品、標桿企業、先進技術和分布式能源項目、政策標準等有價值信息!“亞太能源”(微信號APEFZHIKU,請掃描下方二維碼添加關注)。亞太能源—報道綠色清潔可再生能源有價值的定制傳播平臺,一直服務能源百強企業。更多合作請撥打 010-57895007 

    亞太未來能源微信公眾號二維碼.jpg

相關閱讀

雜志介紹|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關于網站| 網站廣告| 企業導航| 亞太能源| 雜志訂閱| 公司招聘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豐臺科學城總部基地88號 TEL:010-57895007 E-mail:[email protected]
支持機構:亞太未來能源科技發展聯盟 《中國光伏》專刊報 中國光伏手機報 亞太未來能源研究院
京ICP備12022977號 Copyright 2005-2014 版權所有 中國分布式能源網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